登录|注册|帮助中心|联系我们

首页 文章推荐 会员列表 归档

云顶新耀:立于医学创新之顶,放眼举世新药_医药魔方

发布时间:2019/12/21责任编辑:林小花阅读转载:医药魔方

自2018年港交所修改《上市规则》引入18A章,允许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以来,未盈利的生物医药公司就成为港股的重要焦点之一。今年虽然受新冠疫情影响,却也未打消医疗生物科技股的赴港热情。截止目前不完全统计,已有累计154家医药公司成功登陆港交所,其中约20家为按18A章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

 

一方面,在公司市值方面,这些公司在港股得到了较高认可,许多公司在上市首日实现“开门红”,另一方面,这批由资本孵化的公司的业务模式和商业化能力,也引起了业内的普遍讨论和关注。

 

10月9日,一颗生物医药“新星”在港股主板冉冉升起。成立仅3年的云顶新耀成功登陆港股,公司发行约6354.7万股,每股定价55港元。公开发售阶段云顶新耀获654.41倍超额认购,截至收盘,报72.75港元/股,涨32.27%,IPO当日募资46.23亿港元,市值也达到了206.4亿港元,在未有产品在市的赴港IPO中国生物科技公司中,估值排名前列。

 

云顶新耀为业内新晋明星公司,C轮融资额曾刷新当年中国生物科技领域融资纪录,业务模式为license-in(授权引入)全球同类首创(first-in-class)或者同类最佳药物(best-in- class)。在一众本土生物医药创业公司中异军突起,获16家知名基石投资者的信任,云顶新耀必有独特之处。

“顶配”团队 重视临床推进

   

云顶新耀目前员工数仅为一百出头,但却配置了三位CMO(首席医学官),这种“顶配”设置在一般的创新药企可谓“独领风骚”。设置三位CMO的目的是因为云顶新耀的候选药物管线可以划分为肿瘤、抗菌药物、心肾疾病类药物和免疫疾病药物四个板块,既有特殊专科用药,也有普通科室处方药品。如果由一位CMO来统领,或许会出现无法兼顾资源均等和项目进度均衡的情况,因此云顶新耀挑选了以上领域三位过往业绩和经验均优秀的CMO来分担饰角,各放异彩,以全力推进临床进度。

 

目前,云顶新耀管线中8个候选药物里的6个已经进入了后期临床阶段,还有2个候选药物正在做临床试验的准备工作。鉴于部分药物授权引入时已经通过了美国1期和2期临床试验,有一些则已经完成3期临床,因此在中国可以采取桥接试验的形式来缩短临床试验进程,加快产品在中国注册审批速度,尽早满足患者临床急需。

 

云顶新耀的首席执行官由美国科学家薄科瑞(Dr. Kerry Blanchard)担任,他曾是一名优秀的血液肿瘤科医生、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医学、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终身教授。2010年作为礼来中国外部创新高级副总裁来到中国,2018年加入信达生物,任首席科学官。于2月履新云顶新耀。在此过程中,薄科瑞曾主导呋喹替尼、PD-1信迪利单抗注射液等明星药的基础科研。

 

薄科瑞的职业生涯伴随着生物科技的兴起、发展、成长,因此具备带领团队的丰富经验。云顶新耀强劲的发展速度令他惊讶的同时,丰富优秀的候选药物组合也吸引了他。在面对众多竞争对手和一条拥挤赛道时,这位医药界前辈老将淡定表示:“首先,我们聚集了业内一流的人才,才能让公司在三年内取得目前的进展和成绩;其次,我们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工作非常到位。所有授权引入的商业协议能够充分保护我们在竞争中的优势;第三,我们对医药行业及趋势时刻保持敏锐的洞察力,时刻能与怀抱“服务患者”理念的同行一起共进退。

完整产业链 从生产到销售

 

云顶新耀生产基地已签约落户浙江嘉善,规划总投资为100亿元,用地177亩。将部分授权引入产品放到中国工厂生产,一部分是出于长期市场供应保障的考虑,一部分是从降低药物成本和改善支付方面出发。

 

随着工厂的签约,云顶新耀也基本打通了从药物生产到销售的完整产业链。对于商业化销售,薄科瑞对销售团队的打造有自己的预见。因阶段制宜,不盲目随从是云顶新耀的特色之一。目前,云顶新耀已经着手打造内部商业化团队,还包括市场营销、销售、医学沟通等职能部门。在团队规模上,由于云顶新耀的候选药物大多专注于某一专科领域,患者集中在大型三甲医院和专科医院,因此,能够覆盖目标医院的精悍商业化团队就可以满足现阶段业务需求。

 

云顶新耀的候选药物组合大多为潜在同类首创或同类最佳药物,这意味着在中国需要针对这些疾病进行大量的科研探索和患者教育,这也是云顶新耀下一个阶段的工作重点之一。

 

根据最新进度表,未来两年内,云顶新耀将有两款药物可能获得上市批准并实现上市,其它的六种药物有望在2024、2025年左右获批上市。

在即将上市的产品中,备受瞩目的明星药物之一要数从Immunomedics授权引入的sacituzumab govitecan。该药于4月成功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批准,成为全球首个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也成为首个针对trop-2靶点的靶向药物,是一款拥有“重磅炸弹”潜力的药物,充分说明云顶新耀“选品”眼光之精准,根据最新一期《中华肿瘤杂志》的消息,本月该药纳入新版中国晚期乳腺癌规范诊断治疗指南。

 

治疗炎症性肠病(IBD)的候选药物etrasimod目前也正在中国开展3期临床试验。IBD曾因今夏“逼退”安倍晋三而一夜之间名声大噪,不经意之间成就了云顶新耀的“流量”体质。

 

针对多重耐药性(MDR)及中国常见的革兰氏阴性病原体(例如肠杆菌及鲍曼不动杆菌)的eravacycline和针对自身免疫疾病IgA肾病的nefecon也都极具潜力,在细分市场上相信将有活跃表现。

立足医学创新之顶,放眼举世新药

   

相比其他初创生物科技公司BD(商业拓展)和自研“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模式,云顶新耀一开始暂且搁置了自研这条较为耗时的道路,而是出于自己对于候选药物精准评估的优势,在“授权引入”上集中火力,在3年时间内建立了8个极具创新性的产品管线组合。

 

公司上市后,薄科瑞和云顶新耀首席财务官何颖(Ian Woo)都认为,上市是一个开始,也是一个重大里程碑,公司要长远发展,必然要考虑到不断转型来保持强劲竞争力。

 

薄科瑞表示,未来公司最重要的变化,是组建更大规模的研发团队。随着研发团队的进一步打造,希望能够打通从discovery(药物发现)到药物研发和药物销售生产的全链条布局,最后帮助公司成为龙头型的新型企业。从宏观层面上来说,为“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到“中国创造(discover in China)”尽一份绵薄之力。

 

首席财务官何颖补充到:“授权引入仍然会是公司发展的方向,但是在公司起步阶段更多考虑的是怎样快速地做大规模,同时出于风险可控和快速成长的考虑,公司早期多授权引入处于临床试验后期阶段的药物。在这个过程中,云顶新耀建立了一支极为强大的BD团队,他们均拥有多年深厚的创新医药企业资历,且深耕世界各大医药创新中心,他们驻扎在美国圣迭戈、纽约、波士顿和法国巴黎,和全球创新公司保持着密切联系沟通,帮助云顶新耀筛选合适的最新候选药物。未来,我们会继续发挥平台和资源的优势,但是在选择候选药物时也会考虑能够更好地巩固现在已做的布局和投入,加深在这些疾病领域的投入和领导地位。”

 

针对外界对“授权引入”模式提出的疑问,薄科瑞表示在全球范围内,“license-in”是在常见的一种商业模式,其可行性和可成功性已经多次在海内外被验证。。

 

曾经作为医生,他对重疾患者无药可医的痛苦感同身受。转战产业界的初心,亦是希望以自己之力,发现更多更好的治疗手段和药物,尽快带给患者。中国虽然近年来创新药产业得到长足的发展,但仍然有很多亟需满足的医疗需求。将全球最好的药物通过授权引入第一时间带给中国的患者,是云顶新耀的初心,是薄科瑞弃医投入药物研发的初心,这两颗初心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又是否能在商业世界走出一条可行的道路,我们可以拭目以待,但在这个商业世界,能够以济世救人的初心,为股东创造价值,为家庭带来希望,用善意合规营销,总能走出越来越宽阔的道路。

本文由tube8阅读网友王兴江收藏发布。

推荐阅读

文章归档

小兔子读书网愿你从阅读中获得勇气和力量。 垃圾信息处理邮箱tousu556@126.com
icp备案号 冀ICP备10012478号 互联网安全管理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Copyright 2021 www.tube8.sit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