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帮助中心|联系我们

首页 文章推荐 会员列表 归档

从《声入人心》,他走进《赵氏孤儿》的世界_外滩TheBund

发布时间:2021年4月26日责任编辑:钟小新阅读转载:外滩TheBund
  他身上的矛盾  亦是一种魅力 

大多数观众和我一样,通过第二季《声入人心》认识了他。

这档美声音乐节目,汇聚了一大批专业水平一流的青年歌唱家,且都以风度翩翩著称。

他是笑到最后的人。

音色和技巧都无可挑剔,不论是细腻还是放旷都信手拈来,更难得是情感如流水般流畅而不失温润。国内最知名的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评委张惠妹、尚雯婕都对他颇为欣赏。

吸引粉丝的还有他185cm的身高和挺拔的身姿,私下里常服也不失帅气。

毫无争议,他被选为首席。

10月11日下午六点,他结束了自己毕业音乐会的第一次彩排,教授们隔着网线在意大利观看完了他的表演,纷纷表示“无可指摘”。

转身走出排练厅,他背着包进了一条走廊之外的会议室,于是我看到了今年28岁的何亮辰。

穿一件黑色的印花短袖配同色牛仔裤,素颜,头发没经过打理,略凌乱地分在两边。他迈着大步,双手自然垂在身侧,一一和每个人打过招呼后,露出了拘谨的笑容。

你可能很难想象,在舞台上游刃有余的他,求学时学的不是音乐剧而是歌剧。他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意大利热那亚尼依格罗帕格尼尼音乐学院,在那座只有他一个中国人的音乐象牙塔里,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地去适应语言环境、生活环境。

但他享受这样的挑战。 

最近,他又接受了新的挑战,在上海开始了音乐剧《赵氏孤儿》的排练。

不过在这位国内新生代歌唱力量的身上,我看到的不只是他为音乐做出的不懈努力,还有不少矛盾的地方。

而这矛盾,恰恰也是一种魅力。

01

努力却佛系

正式从歌剧转到音乐剧,何亮辰需要改变的不只是唱法,还有念台词、形体动作等一系列的挑战。

《赵氏孤儿》是中国杂剧四大悲剧之一,它讲述了春秋晋灵公时期,卿大夫赵盾一家300多人被武将屠岸贾诛杀,仅存留一个刚出生的赵氏孤儿。为了保住这条血脉,医生程婴将孤儿带走,并交出了自己的孩子作为赵氏孤儿被害死。程婴抚养赵氏孤儿长大后,孤儿得知身世,为家族报仇雪恨。

它被称为“中国版的哈姆雷特”,在后人手中被无数次改编。这次以音乐剧的形式呈现这部悲剧经典,集结了中国音乐剧一线团队。这对何亮辰来说是意想不到的机会。

他扮演的魏绛是守卫边疆归来的大将军,赵氏孤儿就是在他的帮助下杀死了屠岸贾。

排练现场

《赵氏孤儿》里极致的戏剧冲突深深地吸引住了何亮辰。哪怕这个角色的戏份不多,他也毅然入了组。

他享受的是演出的过程,是角色带来的冲击,是一次次进步后的自我提升。 

魏绛设定在50多岁,如何在28岁演出50岁的感觉,何亮辰每天都在给自己洗脑,“刘德华也50多岁,我要演出什么样的感觉?我尽量把角色简单化,抓住他老谋深算、睿智的特点。”

“这是个让我成长的过程,歌剧是不需要念台词的,但现在我不光要念还要配上身体的动作。我要去掉身上的习惯性痕迹,这些痕迹代表我,但不能代表角色。导演说你是不是觉得不舒服,如果不舒服就对了,你演得舒服才不对。”

“比如说最近的那一幕。我有句台词是‘我离开京城已有16年,可我一眼就认出你这叛贼’。我之前想的是比较激烈地表现他的情绪,那种愤怒。但导演说不对,你这样就缺少了城府,你要发狠,但又不太能太放,要有一种阴翳感。我当时一想,其实我就是要扮演我和我爸吵架的时候,我爸的样子,而不是我的样子。”

勤恳如他,我本想着他对自己的演艺生涯应该有着极高的规划,没曾想聊着聊着却发现他其实是个佛系青年。

把时间倒推到两年前,《声入人心》来到意大利初选时,他竟然因为体重,几番犹豫要不要去做这个尝试。

“上电视都要瘦的,我去干嘛?”他身高185,体重200多斤,这样的体型虽然有利于他在舞台上扮演一些中年角色,但要上镜,还是太勉强。

那时候他还没意识到之后自己会得到什么,又会变成什么样。

他无意中说到在《声入人心》时和廖昌永老师的一件小事。比赛期间,承蒙廖老师厚爱,说有一个男中音的角色想让他去试试,结果何亮辰觉得那个角色和自己不太搭,差点就拒绝了。还是有朋友把他骂醒,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要拒绝?

虽然何亮辰说自己当时还不够懂事,但这也是一种少见的率真吧。

在他眼里,自己就没有成名过,更不是明星,“我希望有一天成为真正的歌唱家,”

“但你已经有很多粉丝了。”

“是的,但我觉得粉丝对我最大的影响不在于成名,而在我做事的状态。因为我做的每件事别人都会看在眼里,那我就必须把它们都做得非常好,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其他人,你都得做好才行。我觉得这是个好事。”

02

开朗又内敛

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中,我们聊音乐的时间其实不多。但一提到老本行,他仿佛不需要思考,话语像打字机一样向外蹦,腰板也挺得直直的。

虽然从小学钢琴,但真正接触声乐,是在何亮辰上高二那一年。

因缘际会,有个音乐老师到学校来招生,让感兴趣的学生都来试试。当时他扭扭捏捏,还不大好意思,结果一亮嗓,对方说,“如果你不来的话,其他人也不用来了。”

就冲着这句话,他父母毅然决然地推儿子上了船。

但在这时候,十几岁的何亮辰是茫然的。他只知道学艺术“有出路”,自己也确实挺擅长,最重要的是意大利语的歌曲一唱出来就给他一种心醉神往的憧憬——我能在舞台上发光。

如果说这时候的喜爱还停留在表层,真正的快乐从大学开始。进入四川音乐学院之后,他突然意识到学音乐不再是件孤独的事。

“周围所有人都钻在专业里面,像只虫一样,而你也是一只虫。你就觉得很有乐趣,这么多人和你一样,不说一较高下,至少可以一起进步。我当时心里想,我就要争第一,我就要做到最好。虽然我嘴上可能说随便考,正常发挥就行了。”

“那你考到第一了吗?”我问他。

“专业课考到了”,他腼腆一笑,“我觉得自己一路走过来都很幸运。后来很多人问我怎么没去北京上海的音乐学院,我想一想,如果换个地方我可能没那么发光,也就没那么有干劲,所以我运气真是好,也可能是我性格就这样。”

对于自己取得的一切成绩,何亮辰都充满了积极乐观的情绪。即便是不被理解的时刻,他也能一笑而过。

作为男中音,他在生活里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轻视”。曾有人问他,男中音和男高音、男低音比有什么差别,他举了几位大师的名字对方并不了解,只能说,“男高音唱的一般听起来很高,男低音就是低的,男中音就处于中间的声波。”

结果对方来了一句,“那不就是高不成低不就?”

当时何亮辰很生气,但今天谈起这件事他已经平静了许多,“如果不了解声部的重要性,可能会觉得男中音不如另外两个。但在一部歌剧里,每个声部都有自己的角色。我曾经演过一部《弄臣》,这里头有一个飞扬跋扈的公爵,所以他是男高音,因为他要激发人的肾上腺素。还有一个刺客,他神出鬼没,是男低音。而我演的弄臣是一个朝中小丑,同时又是一个老父亲,所以需要男中音来体现他的扎实沉稳,同时又有颠倒是非的一面。”

“声部不是自己选的,是上天选的。你有什么样的嗓子决定了你是什么声部。所以最怕就是在聚会的时候,有人说,你学唱歌的,唱一曲《青藏高原》听听。”说到这里,他连连摆手,“唱不了唱不了。”

学习声乐十多年,快乐早已大于辛苦。何亮辰不爱提起一遍一遍熬到深夜的练习、还有冬天冻到僵直的手,更多的是收获,是声乐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快乐有很多种。一种是比赛。有一次参加布塞托威尔第之声国际声乐大赛,这是个很有权威性的比赛,各个国家的年轻人都会来比赛。我有点脸盲,不太认得出人,比完回去发现有很多名人大腕也来参加,我的成绩还比其中一些人好。”

“更快乐的是演出,有一次在一个庄园里表演,我当时想夏天这么多蚊虫,地方又很偏僻应该没有人会来吧,结果位子很快坐满了。不少老爷子打扮得像是贵族一样,戴着高帽拄着拐杖。结束的时候,有人过来和我说,‘你回去一定要好好亲吻一下你的父母,感谢他们给了你这么好的嗓子’。”

就在前几天,何亮辰以满分的成绩完成了自己的毕业音乐会。他未来的音乐道路,还长着。

03

居家也好动

今年一月,他从意大利回国,因为行程匆匆,家里很多事务都没来得及处理,其中就包括冰箱里塞得满满的时蔬鱼肉,这让他大为苦恼,实在不知道等回去时会变成什么样。

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他起先是在异国他乡“被迫”成为了料理达人,尤其擅长做家乡菜川菜。可惜意大利的朋友们不太能捧场,他们不习惯吃辣,哪怕只放了豆瓣酱也受不了。何亮辰说他的房东极为嘴硬,“他说自己喜欢吃辣的,吃了五秒钟之后就开始疯狂找水喝,满脸通红,又不好意思说。”

一晃四五年过去,如今他已经在享受做料理的过程,哪怕在上海生活并不缺外卖,他也坚持自己做饭。一是为了健康、保持身材,二也是他有一种独特的对气味的追求。

相比口感,他更在乎菜品的气味,气味能给他带来如《追忆似水年华》中所诉说过的那种记忆回溯,“我觉得香味就像是一把记忆的钥匙,你在某一个时间点闻过的味道,很久之后再闻到同样的味道的话,那种味道就像是一个通道一样,连接着这两个空间,让我想起很多年之前的事情。”

比方说松茸。他喜欢用最朴素的方法烹饪,只用蒜和葱爆炒,“吃上一口会感觉坐在一块石头上,周围都是参天的松树围绕着你,鸟叫声不绝,甚至能感受到有松鼠在其中蹦来跳去。”

还有野菇,“仿佛大家围着火堆坐在一起,柴烧得噼里啪啦地响,上面放着一口大锅,里面清水煮着蘑菇,就是这种味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十分热爱收集香水,家里大概有100来瓶。他曾在一家意大利的酒店遇到一个缸那么大的香薰,之后对它的气味念念不忘,此后找了一年多终于在一家特别小的香水店里找着了。

“买到的时候正好是夏天,我把它在房间里插上就感觉在海边度假,它完美地还原了海的气息。”

我问他是什么牌子的,他有些不好意思,担心是在打广告,“叫厄尔瓜之水,它的店非常漂亮,是蒂芙尼蓝的颜色。我还买了同味道的香水,每次喷都感觉回到了住酒店的那天,正好是我母亲第一次来意大利看我,空气里全是雨水的味道。”

说完感性的,何亮辰又想起一件趣事。有一次开会,他在太阳穴抹了风油精提神,结果身旁的意大利同学纷纷问这是什么味道,太好闻了,就是东方辛香料的味道。

如果有一天风油精在欧洲作为一种香水热销,大概也有何亮辰的功劳。

音乐是何亮辰的人生事业,但不是他的所有生活。在经纪人眼里,何亮辰是少见的“动静皆宜”的大男孩。既愿意呆在家里花很长时间做一顿饭,又偏好潜水、野外探险这样危险的运动。

“不管是学歌还是学语言,他压力都很大,一个人在国外好几年,潜水是他减压的方式,一种情绪的宣泄。”经纪人在一旁说,“而且不是那种全套装备的旅游潜水,是不背氧气瓶的。”

何亮辰不好意思地摸摸脸,“一种生活的出口吧。”

在意大利的时候,他一有机会就会去潜水。热那亚的海特别美,只要不下雨海水总是清澈的,碧波荡漾,暖风吹拂,所以一到夏天他就晒得像个煤炭。减肥的时候,他就选在海边跑步,一天10公里,有了海竟也觉得快乐,后来还养成了习惯。

“跑出去的时候右边是海,跑回来的时候左边是海,视野非常开阔,有一种一览无余的爽快。如果你们在热那亚,也会天天去跑步的,压抑和焦虑瞬间消散了。”

充满想象力,胸中自有丘壑,这让何亮辰更能体会到歌曲中澎湃汹涌的情感,并在其中收放自如。

*《赵氏孤儿》音乐剧将于2021年始,从上海出发进行全国巡演。

在何亮辰身上,就是这样有着诸多矛盾点。开朗中藏着内敛,竭力奔跑的同时又佛系满满,当你以为他是宅男时,又有着极高的生活情趣。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时,他格外认真,“自我的东西和对外界世界反应,当然是不一样的。我有矜持的灵魂,也有入世的灵魂,归根到底,我是自由的。”

文/siri110图片来自何亮辰、网络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THE END-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本文由tube8阅读网友王家顺收藏发布。

推荐阅读

文章归档

小兔子读书网愿你从阅读中获得勇气和力量。 垃圾信息处理邮箱tousu556@126.com
icp备案号 冀ICP备10012478号 互联网安全管理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Copyright 2021 www.tube8.sit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