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帮助中心|联系我们

首页 文章推荐 会员列表 归档

你是不是打着爱情的旗号消费孤独_孟京辉戏剧工作室

发布时间:2020/10/17责任编辑:林小花阅读转载:孟京辉戏剧工作室

“我嫁给一个人,因为我爱他。

我当时以为,他也爱我……

我为了让他成为我的,我尽了一切努力。

我尽力去理解他。

我用荒谬的理由安慰自己。”

马洛伊·山多尔

在爱情里中毒,在独角戏中治愈

《伪装成独白的爱情》一书中的男女主人公,把一段以悲伤收尾的爱情故事讲成了两个人的独角戏。

《伪装成独白的爱情》作者 马洛伊·山多尔

伊伦卡回忆起与前夫彼得的婚姻,总觉得他语焉不详,带着秘密生活。伊伦卡问彼得,“你对我的个性和内心是怎么看的呢?”

前夫看着她,无言沉默,好像在说:“这是我的秘密。我肯定了你的聪颖和个性,你应该感到知足了。”

伊伦卡曾以为丈夫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从头到脚甚至连皮肤和汗毛都属于她。伊伦卡想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他和他们的家庭,所以她选择勉强接受,独自琢磨。

在彼得眼里,家庭是一项神圣的任务,自己必须为了这个目标默默忍受。彼得坚信,生活中充满谎言,唯有谦卑和自我认知是真相,是全部的秘密。

彼得认为,小市民在上流环境中最怕的就是束手无策的意外,所以伊伦卡总像拿着一本使用手册一般,踩着线生活。这样的节奏让彼得近乎窒息,即便是床笫之事也让他感到违和的装腔作势。

伪装成独白的爱情成为了单方面的解读和猜忌,只得徒增误会。另有人在平行时空里上演着自己关于爱情的独角戏:《九又二分之一爱情》中的小美,对恋人面条执着疯狂,诉诸暴力。《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的少女,与邻居家的男人久久等待,错进错出。她们都有个不太美丽的结局。

当爱情变成一个人的自述和自语,孤独被放大。

如果伊伦卡和彼得能够对话,时空会不会改写他们对爱情的回忆?

如果平行时空能够对话,你想对那个和自己太过相似,相似到令你怜惜的她/他说些什么?

对话

平行时空

小美说,

她也有相似的经历。她愿意为恋人手染鲜血,她爱得疯狂,爱得彻底。可恋人却为了肮脏的物质和权力离她而去。

少女说,

她从十三岁起就一直深爱着那个邻居家的成熟男人。多年之后,少女才知道他中央空调的属性。纵使知道那个男人待谁都百般温柔,她仍然爱得卑微,爱得刻骨铭心。

小美说,

她也听说过的,人们死后,毛发还会生长一段时间。它们在哪里生长呢?它们怎么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呢?

少女说,

当她怀了那深爱着的邻居家男人的孩子,她感觉自己终于拥有了他。“我可以在我的血管里感受到你的生命在生长。”

小美说,

是啊,我们不过是权势者的棋子,甚至还是放在最深的角落,落了灰的那一批。

我们赴汤蹈火,只能感动自己。

少女说,

在这个世界上,穷人总是被践踏的、被欺负的,总是牺牲品。

马洛伊·山多尔说,“爱情不堪直视,孤独才是唯一真相。”

阶级差异与价值观念冲突为孤独增设了蓝色滤镜,就像彼得如何看待伊伦卡的言行,就像小美的那句“今天可真美好啊”成为恋人眼里毁掉那天的污笔。善恶无非是人来定义,现实和环境不会对谁手下留情。

自说自话最多只能聊以慰藉,自怨自艾更不会惹人悲悯。有些人打着爱情的旗号消费孤独,有些人贴着孤独的标签寻觅爱情。如果你的情敌是这个荒谬的世界,那就去争取,让世界站在你的阵营。

我们一生都在体悟别人中研究自己。

哪怕是独角戏,

也是把一滴水,演成一场雨。

所以,

我很想和那个站在舞台上自言自语的女人聊一聊,

聊一聊她的那封信。

关于爱情的独角戏

「九又二分之一爱情」

2020.10.21-11.01

北京 | 蜂巢剧场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2020.11.04-11.15

北京 | 蜂巢剧场

2020.11.26-12.06

杭州|杭州蜂巢剧场

2020.11.19-11.22

深圳|福田文化馆·戏剧主题馆星空剧场

本文由tube8阅读网友王兴江收藏发布。

推荐阅读

文章归档

小兔子读书网愿你从阅读中获得勇气和力量。 垃圾信息处理邮箱tousu556@126.com
icp备案号 冀ICP备10012478号 互联网安全管理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Copyright 2021 www.tube8.site All Rights Reserved